返回顶部
实时天气: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社员之家 >> 社员文苑
林小会:阅读,是一只蚂蚁与俗世的沉默对峙
作者:刘倩 来源: 发布日期:2021-10-21 浏览次数:   文章字号:   

阅读,是一只蚂蚁与俗世的沉默对峙

林小会

 

我一低头,居然发现了一只蚂蚁,一只细小的蚂蚁,就在我摊开的书本上。

这是一个清丽的早晨。我打算将房间做一次彻底的清扫,以腾出内存,然后以一本书来填充我日益稀薄的大脑。我刚扭过头,它就爬了上来。

它难道也是来读书的么?

我细细地打量它。

这是一只细小的蚂蚁,远不及平时看见的一般大,我发现它时,它刚好在书的页眉处,在那样的一片空白处,好象正在做起步前的准备,也或许是在酝酿朗诵前的情绪。然后,它开始了在书页上的姿意行走。也许它以为这是一马平川,带着一腔的豪气,在它的领土上迈着随心所欲的步伐,指点着江山。殊不料这是一片山岭,沟壑纵生,丛林密布,一不小心,居然跌进两页书的夹缝里,这于它,不啻是一道深且窄的峡谷,它细小的脚慌乱地舞动着,在光滑的两壁上,书的夹缝让它伸展不开,我似乎能看见它惊惶的表情,我几乎要伸出手去,欲拯救它于这深深的峡谷中。它跌跌撞撞地挣扎着,翻转着,扭动着,不知道它呼喊没有,也不知道它是否在大口喘着粗气,或是淌着大汗。总之,它终于从那道深谷中爬上来了,来到了山岭上。

山岭上的植被,只有文字,这些长势各异,高矮交错,粗细不一,或平坦如草地,或蓊郁如森林,间或也有沙漠与河沟的植被。带着一鼓作气的激情,它毫无章法地翻过一个文字,又换着姿势攀过另一个文字,或者倒退着踏过那个文字,它在表现着它独有的,多姿的阅读方式。它会不会成为一只有文化的蚁类?或者说,它会不会成为一只了解异族文化的蚁类学者?

它在那些文字上翻山越岭,在那些文字上披荆斩蕀,在那些文字上开疆拓土。它在书上踩出无数条路线,终究开辟了一条回归的路径,它完成了在这片特殊山岭上的徒步,慢慢爬到书页的边缘,借着一片叶子伸出的援手,它终于回到了草地上,回到它熟悉的环境中去。我不知道它是否带去了一枝半叶,或是一粒沙砾,或者是一滴水珠,是否成为了一只与同类不一样的蚂蚁,或许,它什么也没有带走,它只是来找寻食物罢了,也不知道,这些食物是否如它所需。不远处,一群它的同类,正在争夺着一只苹果核。

那么,如果是一片海呢,它也会独自泅潜么?那些文字,会不会成为一座小小的岛屿,或是礁石,也许是一块木板?它会不会被一个浪头打翻?它有过呼喊么?

一阵缺氧的感觉向我袭来,我恍惚跌入一片海中。

在俗世熙攘的人海中,我不知自己在哪一片海域。我在慌乱中紧紧地抓住一块木板,我以为它能拯救我的全部,当那些微小的细胞渐渐被咸涩的海水充盈,我感到了自己身躯的沉重 ,我越来越沉于其中不能自拔,我需要找到能让身体与灵魂飞升的力量。

我奋力地借助木板,往那些或隐或显的礁石游去,我的身体在海中起起伏伏,我断断续续地喘息着。爬上一块光滑的礁石,我认真地打量着这块予我容身的礁石。它有着被冲刷的沟壑,一些贝类附在上面,光滑而尖锐 ,我甚至能够感受壳内那些生命的蠕动,它们是否感知到有异族入侵自己的领地?或与外族和平相处?它们的包容远远大于我欲逃离的那片海域,我得以将身躯短暂地寄放。

海潮却不肯轻易歇息,我的肌肤被啃噬,我的眼神日益空洞,我心里有了恐惧,我怕自己象那颗落在海里的针,再也找不到拴住魂灵的那根线,无法观照自己的内心。

一个又一个礁石离得或远或近,我在一个又一个礁石间漂流,我翻阅着它的每一道沟壑,每一条纹路。

我试图与浪潮握手言和,可我的灵魂却一直居无定所。

有时,我会远远地看到那些岛屿,那些或可安居或可等待的岛屿。

也许,我能等来一星渔火,也许,滞留某一小岛。无论哪种结果,都是我的祈愿。

我的眼里涌出了海水。

我是一个异类,跟那只蚂蚁一样。

一低头,我发现扫把依然握在我手里。

 

 

分享到:

黔ICP备09000511号 copyright 2021 www.gz93.gov.cn All rights reserved.

联系电话:0851-6835539 Email:huyingmingyuwen@hotmail.com

版权所有 九三学社贵州省委员会

贵公网安备 52232702000102号